我曾经是个“贼”

类别:经典短句 | 发布时间:2020-04-05 | 人气值:599
  我曾经是个贼,那年我十一岁,读小学四年级。之前,我是一个乖乖女,在学校,我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,同学眼中的好伙伴,在家里,我是父母听话懂事的好孩子,在这之前我的生活是阳光的,我是开朗的。
  按理说,以自己当时的年纪和阅历,这就应该是很满足的了。可是那时我发疯地喜欢时下流行的一种银白色外壳的两色油笔,我真的很想拥有一只属于自己的那种笔,做梦都想。那本是一个并不奢侈的愿望,可是一向节俭的我不好意思和父母开口,尽管我知道只要我开口他们就一定会满足的,可是我没有。那个小小的愿望就那样在心中像一团跳动的火,燃烧着自己年少的心情,那种渴望愈发地强烈起来。
  直到有一天,我和爸爸去姑妈家做客,在姑妈又大又漂亮的房子里,我高兴地转来转去。在表哥的卧室里,我见到了我梦寐以求的那种笔,我感觉到自己的心怦怦地乱跳起来,见没有人跟进来,神使鬼差地把那只笔放进我的里兜里。我的脑中一闪而过的是我拥有那种笔以后的得意和满足。我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,走出去,坐在爸爸的旁边,拉着他的衣袖小声说:“爸爸,回吧。”正好爸爸他们也办完了事,就答应了我。
  我不知道当我把那只笔放进自己口袋的那一刻起,就把恐惧和担忧也放进了自己的心里,我的梦魇般的日子开始了。在最初得到自己喜欢的东西的短暂喜悦过后就在回去的路上,我突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,如果他们发现,然后知道是自己,天呢,我都不敢想了。我的好孩子形象就彻底被毁了,父母不再喜欢我,老师也不再宠着我,小伙伴们也会不屑和一个偷拿别人东西的人玩,更可怕的是爸爸会不会狠狠地骂我,还打我。小时侯我最害怕爸爸了,他那一生气就瞪起来的大眼睛,流露出来的怒火,我想地心惊胆战,出了一身冷汗。事实上,那只笔被我得到以后就没有在阳光下出现过,因为我不是把它放在床底就是把它放在柜底,想象中的自豪和得意一刻也不曾拥有过,我的心就陷入了无尽的担忧和恐惧中。我开始不再爱笑,不再说话,整天藏藏掖掖地,觉也睡不好,饭也吃不香,我迅速地瘦了下去,父母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,他们问我是不是学习压力太大了,我摇摇头又点点头。他们说:“不要给自己压力,只要你尽力就可以了。”那一瞬,我有一种冲动,把事实的真相说出来,可是我挣扎了好久,终是没有。就这样忐忑不安地过了一段日子,趁一个家里没有人的时候,我把那只笔找出来,扔到我再也看不见的地方,它在我身边一天,就一直在提醒自己是一个偷拿别人东西的孩子,是个坏孩子,是个不会有人喜欢的孩子。
  有一天,爸爸无意中提及到这件事情,虽然他很含糊,甚至没有说出一个笔字,我还是害怕极了,闭着眼睛想:“我完了。”可是事到临头,我反而不像自己想象地那么软弱,我决定面对它,不管是什么,折磨了自己这么久的一件事情终于快要接近尾声了,虽然我可以想象到后果会很不堪。隐约中我听见爸爸说:“想要什么回来说吗,我们会给你买的。”印象中那个声音很亲切,很和蔼,等我睁开眼睛以后,爸爸已经去干别的事情了。这件事情就这样结束了,我想象中的名誉扫地和暴风骤雨般的疾打都没有发生,我觉得像做梦一般,怎么会是这样呢。站在原地,我哭了,很多日子以来的担忧和恐惧,那本不是一个我那般年纪的孩子所能理解和承担的,可是我经历了,也为爸爸的做法,他本是一个相当严厉的人啊,那次放学没有按时回家被他罚站的情景还历历在目。那时我真的不知道爸爸为什么那样做,难道他不生气吗,可是他为什么把一件我认为很严重的事情只是轻描淡写地一带而过。
  多年以后,当自己的阅历和理解又多了一些的时候,我终于明白了爸爸当年的承担,他怎么会不生气呢,他的女儿是个会偷拿别人东西的坏孩子,都说“子不教,父之过”,其实我的背后,他比我有更多的压力。后来我和妈妈提及这件事情,她对我说,你姑父告诉他这件事情的那天晚上,他翻来覆去,一夜未眠,他和妈妈说我是个懂事的孩子,只是一不小心犯了个错误,而且从我那段日子的表现,知道我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,并且内疚了,他说不应该再给我压力了,他相信我可以自己把这件事情处理地很好,所以出现了令我吃惊的那幕。而且妈妈还说,记得那次过年吗,全家人都在,姑父把我叫到他的身边,是想好好教育我一番的,可是爸爸及时赶过去,掏出二十元钱,给了他儿子当压岁钱,并且很巧妙地转移了话题。后来姑父说爸爸太护子,这样不好的,爸爸只是笑笑,并没有怎么解释,他心里知道自己家小丫头的小小面子需要呵护而不是撕裂。
你可能感兴趣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