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碧云经典语录

类别:经典语录 | 发布时间:2015-01-10 | 人气值:599



我心中如兰花突然被揉烂般痛楚。
 
我会发觉我原来是一只蝴蝶,很偶然地,经过了生。
 
呵,要经过这许多不幸,我才意识我作为我,独立地存在。我的存在原来与他人无关的,连爱人也不例外。忽然我眼前一片黑暗,而我的灵魂却非常清醒。我掩着脸,从此除了黑暗,一无所有。
 
热情往往在过去以后一发不可收拾。
 
雪却密密地下着,夹着风,都是灰与黑。那是埋葬死人与活人的雪。
 
我记忆中的她总是在煮茶,茶香扑鼻,玄关外是飞扬的雪。她煮茶总是长长的、缓缓的,了无边际。她从来不说话,从黄昏到入夜,她仍在黑夜中煮茶。所以我了解关于生命的哀伤,总是静默的,漫长的,夹着一点茶香。
 
若你离开,事物开始暗与静,慢慢的,一点一点,在意识未觉醒的将晚,本质渐渐渐渐模糊,以至于重,言语和种种可能,无声远去,无法回复原本的存在,甚至无知亦无觉,以为原来就是暗与静,若你离开以后..
 
阿爸出了粮阿爸是吃皇家粮的小职员,没有很多钱但你喜欢吃甚么就吃甚么。楚楚喜欢的有虾饺、糯米鸡、马拉糕。生活的丰盛如果我感到喜悦不过是有个人跟我说,我所赚的不多只能是那么多,但你喜欢吃甚么就吃甚么。楚楚还是流下泪来。虾饺、糯米鸡、马拉糕热腾腾的蒸着香,记忆之中虾饺、糯米鸡、马拉糕总是有竹叶香,香可醉人。
 
我醒来,吃了点面包,突然发觉面包有一个极馊的面粉味,很接近饲料的一种气息。我吃面包十多年了,这时才分晓面包的味道,若得真情,哀矜勿喜,很俗套的话了,但这时我实极哀矜,夹着方才分晓的味道。呵,世味难言。
 
因为我不流眼泪。我跳舞,我流汗。流尽所有的委屈与艰辛。
 
沙发上,方国楚清清喉咙,起来说:“你把我的喉咙捏疼了 你要不要喝热水?”他便一步一步的到饭厅去倒茶,书静急痛攻心,只是揉着自己胸前的衣服:她错了;她嫁给一个老人了。或许是她害了他。她嫁给他,完成他做人的责任,他便无事可作:她把他逼成老人了,或许只是她的错。
 
她是我知道唯一穿旗袍绣花鞋上课的女学生,真造作,但很醒目。我记得那是一双极艳红的绣花鞋。她剪着齐耳短发,经常垂着眼, 短句网(www.duanju.cc)低头记笔记,一副乖学生的模样。但她涂着桃红寇丹──涂寇丹的女人都是坏女人,不动声色,在小处卖弄诱惑,更加是彻底的坏女人了。我不知道我会喜欢坏女人。
 
我走了她仍然生活得很好。太阳仍然爬上,夜幕一样垂,夜央三时,一样有人熟睡有人清醒。隔壁有谁,还在敲打字机呢,做着功课做着俗世的荣辱。我忽然流泪如注。我喉里卡卡在响:有人要扼杀我呢,来人是谁:我扼着自己的喉咙,想今夜星落必如雨。之行枉我一番心意了。
 
如此她情愿燃烧,让他在昏暗的那一头观火,然后沉沦……一个燃烧,一个沉沦,夫妻当同甘共苦,何以至此。
 
我知道千万人的命运,亦不过如此。在这时候,我与我的舞台,及一切暂时的生,从来没有如此接近。在这一条随意的阿姆斯特丹街道上,我的绝望得以完成。这个城市,也完成它要在我生命里要完成的幻灭、启悟——生命如骗局。
 
老实说,要谋一个什么知识分子的职业也不需要什么大智大勇,像我一块无聊的料子包装包装也行了,于是我埋首做西方现代哲学的课,这最容易混,老师不懂我也不懂,我那篇论文大家可以看得相视而笑,好歹做出来了,大家真的如释重负,皆大欢喜。
 
或许我曾经令她快乐,期望我,静如美玉,健康而愉快,正如所有的小孩子,给予成人虚假的、一闪而过的、完美的希望。她很快便失了望,对于我,还是对于她的人生,我到现在还不清楚。
 
我多么希望她在瑞士找到美丽新世界,然后衣锦荣归,做一个合理而有尊严的女子,或许还会自嘲“我不过是一个普通人,比呆鸟稍微聪明一点点,所以会躺着睡觉,不致成天站着而已。”
 
她忽然觉得做丧和做喜原来差不多,都是一门绝望的热闹。
 
忽然记起你的脸,还是那年死去的模样,而我就已经老了。如果真有天堂,你一定认不得我,因为我一直在长老,你的脸容,在人们的记忆中,直至人们将你忘怀。
 
生命在我面前无穷地开展。我只是嫌它太长了。
 
“我突然记起她的脸,这样我就老了。”
 
头上是天,脚下是维多利亚港,书静一步一步,却知无路可走。她沿着第三街,第二街,第一街,斜斜的走下去……或许会走到零点,自此尘尘土土,各安其份。说什么,何尝有战争炮火,只是太平盛世,人一样灰飞烟灭。
 
从不爱与忘怀之中,才能得到自由 °
 
她再次登上酒吧舞台时已经失去她的妩媚,因为生过孩子,身体有一种凝重,千斤重似的。而‘波希米亚’的生意实不比从前,整个白旁区因爱滋病蔓延都陷入式微,‘波希米亚’冷落荒凉,我觉它愈来愈像疯人疗养院。
 
岁月多忧,何苦相熬?
 
时间停顿……我们也曾靠近……如果我们闭上眼睛……也可以相信之间并没有悬崖……燕子飞翔……剪开了灰色的浮桥他像从前一样「喂喂」的叫她,四十多岁了,还是那时候小伙子的神情,老像不堪强光的眯着眼睛看东西,只是脸胖了点;身上还是医院的气味虽然他已经转了去私人化验所,一样当化验技术师;还是穿那件她大减价时替他买的浅蓝色衬衣,打三折,她一买买了三件,他已经搬走了好几年了还穿着这罗夫·罗兰的牛津纺衬衣;一切都那么熟悉和一样,人所能改变的是那么小。
 
如果你的手触着我的背请不要留连并且划上浅浅的、美丽的胎记。
 
绛绿是个理解雪的温柔的女子。温柔事物,轻若不存在但想必长久坚定。
 
女子的字迹很工整有力,署名是「绛绿」。信笺都已经发黄而且霉烂。字看不大清楚了,写的时候应该很清楚,但时间无声侵蚀终成过去无所谓热烈。
 
楚楚好远还是看到了米记,一阵眼热,也不是甚么只是因为熟悉,毕竟同床共被那么多年了,生影影的时候他也曾不睡不吃的陪着她,在浮动的人影之中楚楚还是认出了他,只有他的影子是实在的。
 
她父亲游忧也一生承受着女子绛绿,他到死都没有说;信是寄到房屋署那里去的,他一生都没有转过别的工作。沉默里面可以包容那么多;几乎是爱,而他默默承受。楚楚无法明白,到底爱艰难些,还是承受爱艰难些。
 
小别数星期,她没有瘦,也没有憔悴。我细看,她的脚甲仍旧剪得整齐,寇丹好好的,艳红如常。她床上多了几只布娃娃,此时她手抱小白兔,熟睡如婴。何等安好。我走了她仍然生活得很好。太阳仍然爬上,夜幕一样垂,夜央三时,一样有人熟睡有人清醒。
 
如今始知,生命所得……不外如是,种种种种的偶然。
 
伦敦冬日的黄昏,总发生在一刹那之间:还没有认清楚日的隐约,夜就盛大的来临,其间一刻,明与暗,爱与不爱,希望与绝望,一念之间,就是黄昏。有时我怀疑伦敦是没有黄昏的,尤其是圣诞前夕,一张眼便黑了,所有人忽然消失,令我想到世界的终结,亦不外如此
 
钻石在实验室的高温光束中分解,成为碳原子。我们无法目击钻石化成灰的过程,就像棺木在焚火炉中烧毁一样不为人知,结果总一样,尘归尘土归土,连钻石也不例外。我知道人的一切都是暂时的,世界会终结,宝石不过是灰尘,只有天主是永存永在的。这说明了宗教总会存在的原因。我们需要信心、希望、爱。世上种种却无法给我们这些。所以我总可以在教堂安身立命的,无论俗世有多聪明多复杂。
 
我已经忘记了她的脸。她离我很远,我怕我要忘记她了
你可能感兴趣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