竹排,带我回家

类别:经典语录 | 发布时间:2020-01-18 | 人气值:599
  我的故乡,因为有了这么条河,而多了许多的故事,可我讨厌它,自小就讨厌。和我一般大小的孩子们都爱到小河里去捕虾、抓鱼、游泳,可我不,因为我家人不让去。妈妈不让,特别是爸爸,更特别是奶奶。我狠他们,他们不让我和其他的孩子一样在小河里嬉戏。
  可是,我还是会偷偷地溜了去,但经常都会被发现,然后就必然是“吃泥鳅干”(挨抽),要么就是跪搓衣板或扁担。我一直不知道为什么家人不让我去河边玩。终于有一次,我和一群小伙伴们在河里游水时,被奶奶抓个正着。奶奶在屁股上狠狠给了我两下,拉着水淋淋的我往家走,嘴里念叨着回去叫我爸再收拾我。我哭得厉害,并不是因为屁股上的疼。
  有一个和我一样大的小孩在水中叫着:“哦,哦,安弟又要吃泥鳅干了哦……”
  我仍然哭,声音越来越大,奶奶拉着我,往家里拽。
  “哦,安弟的公(爷爷)死了,被水淹死的哦。”
  我停住了哭声。我的爷爷是淹死的?我几乎都不知道我有个爷爷。
  奶奶一下子顿住了,回头望了一眼还在河里玩水的小孩,奶奶却没有像骂我一样骂他。我好像看见奶奶眼里有泪水。那分明就是泪水。
  
  被抓了一次的我,却并非惊弓之鸟。相反深信“最危险的时候就是最安全的时候”,挨打的第二天,我又下了河,仍然玩得欢。
  不知道玩多久了,我暗自庆幸奶奶没有来。
  这条河,两岸相当浅,但到了水中央去却有三、四丈深。我不会去深水区,既使那些玩伴们激我、逗我,我也不会去。这一天,河岸边停了一副竹排,就三、四十来根竹子绑扎着,竹排是刘贵扎的,特别结实。
  小孩们解了绳,跳上了竹排,一篙点开,往河中央驶去。小四叫我也上去,我却不愿意。他们就嘲笑我,“胆小鬼,安弟胆小鬼!”
  我低着头,拨弄着水里捡的鹅卵石。
  过了一会儿,他们撑着竹排回来了,我还立在水边,望着竹排推着水波,水波又反过来推着竹排。
  “胆小鬼,竹排上可好玩了,你敢上来吗?我撑你过去。”秋生大笑着,大家也跟着笑。
  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不敢上去。他们下了竹排,赤着身子大摇大摆的往家走。
  小四过来叫我回去,我不肯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不愿意回去。
  他们都走了,我一个人还站在水边,微风吹在我光滑、弱小的身体上。夕阳卧在水里,河水也暖绵绵的,波光荡漾,红色的河水,充满了挑衅。
  我鼓足了勇气,解了系绳,跃上竹排,用篙轻轻一点,便飞快地往河中央驶去。浪突然大了,我控制不住手中的竹篙,更控制不住这竹排,我掉进了水中。
  我哭了,泪水融入河水里,微不足道。我感觉到恐惧,甚至是死亡,但我还小,我才九岁。
  这时,奶奶出现了,她站在河堤上,大叫着我的乳名,余晖刻在她的脸上,焦躁,严肃,又极为生动。
  奶奶狂奔着往河里扑过来,不需要什么时间就跳进了水里,我不知道这水到底有多深,我不知道奶奶能否救得了我,或许今天,奶奶要和我一起淹死在这河中了。我的泪急涌着,河水呛进嘴里,我哭不出来。
  我不知道,奶奶突然从哪里来的神力,她在河水里几乎活动自如,河水浸淹了她的头发,水波拍打着奶奶苍白的布满皱纹的脸。
  我被拉到了沙滩上,奶奶抱着我大声的哭泣,我也抱着奶奶哭。
  
  十几年过去了。我依然恨这河水。十几年过去了,我也知道了奶奶还有爸妈为什么那么反对我到河边去玩。
  奶奶老了,雪白的头发没有一点精神。她总是坐着,一动不动。
  爷爷真的是淹死的。二十八年前,爷爷和几位爷爷扎了几十副竹排送到下游的邻县去,上半年这条河总是发大水,这一天河里又涨了洪水,黄色的浊流奔涌着。爷爷的儿子——我的爸爸,那时正在县城读高中,早上爷爷叮嘱爸爸下午到县城北门渡口等他一起回家。
  爸爸说,爷爷以前从来没有叫他一起坐竹排回去的,这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。
你可能感兴趣的